守候著我的“笨”女兒,直至她花開爛漫(三)
[ 編輯:穆江艷 | 時間:2019-12-26 20:10:08 | 瀏覽:6次 | 文章來源:優教育 ]
分享到: 0

自信的孩子有自己的一種光彩

想不到路走下去,竟然有峰回路轉的機會。

在球兒畢業前夕,教育部公布了音樂、美術科系甄試入學的辦法,所謂甄試入學就是教育部特別為一些在音樂及美術學科上有天賦的學生舉行一種特殊管道的升學考試,在這個被俗稱作「保送入學」的考試中,當然要考一般大學入學的那些科目,但術科所占的比重比較大,我們球兒也參加了考試,考試結果我們不大敢問她,原因是她從小學畢業后,參加的任何考試幾乎都是令人傷感的經驗,為了避免她不快或辭窮,我們都養成了盡量不問她的習慣。

隔了約莫一個多禮拜,竟然傳出了令人興奮的消息,報紙上公布了甄試的結果,我們球兒被錄取了,她被分發到最后一個志愿──私立實踐家專的音樂科,我們全家都高興極了,當年實踐的音樂科全部只錄取了一名,而師大、東海、東吳等大學的音樂系,也只收錄了三、四名,其中鋼琴組占的名額更少,球兒的很多同學都沒有考上,所以她考上甄試,確實是我們家庭近數年來最大的喜訊。

妻在服務的學校,平常默默教學,球兒的喜訊令她買了許多蘋果,辦公室同仁每人一個,可見她的心情。一位她的同事打電話給我,說「從來沒有見過大嫂這么高興呢!」我當時心里所想的是杜甫的詩句,“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彼藭r的喜樂,足以見到她平時的壓抑與苦悶了。

但是其中又有波折。在報上刊出消息過后的第三天上午,我竟然接到了一通自稱是辦理甄試考試人員的電話,他在問清楚我是球兒的家長之后萬分抱歉的告訴我:

“實在對不起,周先生,是我們的業務失誤,我們向您致最大的歉意,請您千萬要原諒我們──”

接下去的,我不愿意聽了,原來球兒被錄取是一項作業的錯誤,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早上離開我時還喜孜孜的妻。還有昨晚用電話和朋友聊了一個整晚的球兒……

“周先生,您還在聽嗎?”

我說:“是的?!?/span>

“是這樣的,令媛被分發到實踐家專,是我們的作業錯誤,我們向您道歉,周先生,我不知道該怎么講,還是實話實講好了,令媛的成績應該被分發到東海大學音樂系的,所以我們現在已經改分發了,她不久就會收到東海的入學通知,但我們向您致歉并請您原諒的原因是,我們這次更正不在報上刊登,也不再向媒體發布消息,希望您了解我們的苦衷?!?/span>

不久光仁中學教務處也來了同樣內容的電話,袁中郎形容官場的變化,說“一日之際,百暖百寒,乍陰乍陽?!庇脕硇稳菸耶敃r的心情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我故意隱忍著這個更令人高興的消息,不打電話給妻,打算晚上她回來才告訴她,但這種忍耐,確實極為困難,大約中午時分,我就把消息告訴給她了。

球兒讀了東海之后,神情面貌,和她在中學時化有極大的轉變。

東海音樂系的功課要求在臺灣一般大學音樂系中是屬于比較嚴格的,但音樂系的功課,都跟音樂有關,我們球兒應付起來,就比較愉快,所以她的成績就好了,因為她的個性合群而快樂,又喜歡幫助人,所以學長學姊以至班上的同學們都對她很好,她突然結交了許多朋友,她高興極了。

她在大學的學習與生活中重拾了她喪失已久的信心,說重拾了信心,不如說她重建了她以往沒有的信心,有了信心的孩子,自有一種光彩,這種光彩,是任何化妝品都加不上去的。

 

不要掩藏自己

球兒后來從東海畢業,她把錄音帶寄到美國申請學校,盡管她的托??嫉貌粔蚝?,好幾所大學來信說愿意讓她入學讀研究所,最后她選擇了位在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馬里蘭大學,在馬里蘭她讀了兩年,以相當好的成績畢業。

她畢業演奏會我和妻從臺北趕去參加,我們球兒還是跟在臺灣一樣的,偶爾在言談中顯示機智,但大多數時候,她是寧靜的,她的母親知道她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的容易緊張,她坐在鋼琴前練習時,要不時用手帕擦手,一條手帕,不久就很濕了,她就替她換上一條新的,然后小心的幫她把她脖子上的汗擦去。球兒坐在練習室里,心中有些急躁,這跟她剛換上的演奏服裝有關,當然大的關連在于,她覺得在外國人面前不能丟臉,而父母的來臨更給她大的壓力。

演奏會相當成功,她的指導教授說是“Perfect”,球兒并不滿意,她覺得她在幾處演奏中犯了錯,有些地方又含糊了些,但她老師說那些錯即使大師也會犯的。

一位音樂系的老教授,系里學生都叫他“祖父”的,用手緊緊抱起了球兒,連聲叫了兩次球兒的名字,他說:“Why do you hide yourself?”

是的,Why do you hide yourself?為什么你把自己藏了起來呢?

球兒進了大學之后,確實比以前開朗許多,但整體而言,她還是太靜默了。她學習的是鋼琴演奏,她應該愛好表現,雖然在非要表現的時候,她還是表現得很好,然而絕大部分的時間,她是害羞而靜默的。這個靜默不見得要解釋為退縮或逃避,也許一時的靜默包含了后來更大奔騰的可能。

不過我知道真相是什么,整整歷時了六年或者更久,我們的球兒一直是在學習的困頓和屈辱中度過的,這使得她在重建自信時候備極困難。六年中學生涯,是她一生成長的最重要的時段,這時的教育,卻使她受傷,使她抬不起頭來,她習慣把自己放在層層簾幕的后面,以避免傷得更重,雖然她后來被人肯定了,但是在她心靈深處,仍然有一股陰影,這是她膽小、害羞、靜默乃至躲藏起來的理由。

教育應該是想辦法造就一個人

我常常想,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呢?

教育應給受教育者知識,這些知識應該是教導孩子發現自我、肯定自我,教育應該想辦法造就一個人,而不是摧毀一個人,至少使他自得、使他快樂,而不是使他迷失、使他悲傷。

我們的教育是不是朝這方面進行呢?答案是正反都有,我們的教育,讓“正常的”、成績好的學生得到鼓舞,使他們自信飽滿,卻使一些被視為“不正常的”、成績差的學生受到屈辱,讓他們的自信蕩然。憑良心講,那些被輕視的“不正常的”、成績差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是更需要教導,更需要關心的,然而我們的教育,卻往往把這群更需要教育的孩子狠心的拋棄、不加任何眷顧。

沒有一個孩子是可以被放棄的,這一點家長和孩子都要記得,在教育的歷程中,沒有一個受教育的人是該被放棄的。

父母放棄子女是錯的,教師放棄學生是錯的,而孩子本人,更沒有理由放棄自己,因為“自暴自棄”,就不只是教育沒希望,而是人類沒有希望了。

我知道球兒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其實還是脆弱的,還需要經過考驗的,她還是會隨時隨地、有意無意的躲藏起來。

直到她有一天告訴,遠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大學愿意提供她獎學金,讓她修習博士學位,我問她那所學校如何?她說:

“那所學校的音樂系,在全美音樂系的排行上是Top10呢?!?/span>

“那你還會不會像那位祖父教授講你hide yourself呢?”我在電話這端問她。

“開玩笑,要躲也躲不起來了?!彼陔娫捘嵌诵χf:“我如果躲起來,他們怎么知道我彈得好呢?”

         (完)

 


上一篇:守候著我的“笨”女兒,直至她花開爛漫(二)
下一篇:孩子青春期叛逆,是走向成長和獨立的必要階段,父母該正確引導(一)
用扑克牌打麻将玩法